辩方要求法官驳回因曼努埃尔-埃利斯之死而受审的三名塔科马警官的诉讼请求

辩方要求法官驳回因曼努埃尔-埃利斯之死而受审的三名塔科马警官的诉讼请求

Last Updated: 2023年11月08日 15:39By

辩方要求法官驳回因曼努埃尔-埃利斯之死而受审的三名

华盛顿州塔科马市–法官布莱恩-丘什科夫(Bryan Chushcoff)驳回了辩方律师周三上午提交的驳回三名塔科马市警官被控杀害曼努埃尔-埃利斯(Manuel Ellis)一案的动议。

在上午的庭审中,州政府也正式宣布休庭。周一上午继续开庭,辩方将首次出庭作证。

埃利斯是一名 33 岁的黑人男子,于 2020 年 3 月 3 日晚在被警方拘留期间死亡。

皮尔斯县法医裁定埃利斯的死为他杀,称警方对埃利斯使用的一系列限制手段最终导致了他的死亡。

警官克里斯托弗-伯班克(Christopher Burbank)和马修-柯林斯(Matthew Collins)被指控犯有二级谋杀罪和一级过失杀人罪。警官蒂莫西-兰金(Timothy Rankine)被控一级过失杀人罪。

州政府认为,伯班克和柯林斯在实施重罪(本案中为二级和三级袭击和非法监禁)的过程中造成了埃利斯的死亡,而兰金则是这些罪行的共犯。

周三下午,特别助理检察长帕蒂-伊克斯(Patty Eakes)认为,法庭必须考虑提交的所有证据。她还说,埃利斯与伯班克和柯林斯之间最初的接触没有法律依据,如果不是这两个办公室的行为,整个事件就不会发生。

她还说,兰金的行为–在埃利斯被戴上手铐时对他的背部施压并将他面朝下翻转–是一个并发原因,并补充说,”完全可以预见发生在埃利斯身上的事情会发生在埃利斯身上”。

柯林斯和伯班克的律师辩称,州政府的证据不能证明埃利斯是被非法限制的,专家证词也不能证实警官的哪些行为导致了埃利斯的死亡(如果有的话)。

柯林斯的辩护律师贾里德-奥瑟勒(Jared Ausserer)认为,埃克斯没有证明殴打是埃利斯的死因,她也没有证明非法拘禁是埃利斯的死因。

兰金的律师马克-康拉德(Mark Conrad)辩称,他的当事人的案件与伯班克或柯林斯的案件不同,因为他到达现场的时间较晚,在跳入现场协助其他警察时并没有鲁莽行事。康拉德辩称,如果不考虑兰金自己的陈述,目前所提供的证据并不能证明他有不法行为。

西雅图新闻 SeattleCH

州政府称,在所有警员都参与限制埃利斯的情况下,兰金是犯罪的共犯。

埃克斯说:”他看到他们压在[埃利斯]身上,他知道埃利斯先生说他无法呼吸,他继续限制他,并参与进一步限制他,”埃克斯说,”为什么在州政府的理论中,兰金被视为共犯。

但法官 Chushcoff 说,州政府很难证明兰金的行为助长了过失杀人罪,并称兰金到达现场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罪行。

法官说,他不明白兰金怎么会是这起事件的共犯,但他不能免除州政府的指控。

丘什科夫还表示,州政府在驳回驳回案件的动议之前,”在证明伯班克或柯林斯应被指控犯有重罪谋杀罪方面的道路非常狭窄”。

柯林斯和伯班克的律师也提出了类似的论点,称州政府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让陪审团认定两名警官有罪。

州政府指控两名警官在一次冲突中对埃利斯使用了过度和不相称的武力,而目击者认为这次冲突并没有明显的诱发事件。

塞斯-考登(Seth Cowden)和萨拉-麦克道尔(Sara McDowell)都目睹了埃利斯与警察搏斗的部分过程,他们说埃利斯在冲突当晚走在街上时,有人向他们的警车招手。麦克道尔说,埃利斯随后被警车副驾驶一侧的车门撞倒,伯班克和柯林斯下车开始殴打他,似乎没有任何理由。

辩方律师坚持认为,这两名警官有合法权力对埃利斯使用武力。伯班克和柯林斯向皮尔斯县警长的一名侦探回忆说,埃利斯很好斗,不断拒捕,并表现出 “超人的力量”。

这两名警官还声称,他们与埃利斯的互动比州政府传唤的目击者所了解的要多。根据他们对事件的回忆,当警官将车停在十字路口时,他们看到埃利斯试图进入一辆正在左转的汽车。柯林斯说,他把埃利斯叫到巡逻车旁,经过短暂的交流后,埃利斯绕到副驾驶一侧,开始殴打伯班克的车窗。柯林斯说,他随后下了巡逻车与埃利斯对峙,据称埃利斯随后举起柯林斯的安全背心将他扔到了街上。

西雅图新闻 SeattleCH

律师布雷特-珀尔泽(Brett Purtzer)和贾里德-奥瑟勒(Jared Ausserer)均认为,另一名目击者艾亚娜-购物中心(Aiyana Mall)的证词与本案无关。

辩方要求法官驳回因曼努埃尔-埃利斯之死而受审的三名 – 西雅图新闻
西雅图CH

西雅图新闻 | 西雅图 | 西雅图CH

西雅图特色链接

推特

Last Updated: 2023年11月08日 15:39By

西雅图教育 / 西雅图移民 / 留学西雅图 / 西雅图语言学校